1958年推出的“一型表”。●苗洪波,北京手錶廠有限公司總經理
  起由
  中國大陸的第一款陀飛輪手錶由北京手錶廠於1996年推出,2004年,這款手錶在經過一定改良之後以紅金版本限量發佈,重新為“北京”這個老品牌贏得了市場。十年過去了,這十年內北京手錶廠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北京手錶廠有限公司總經理苗洪波從最初的技術員到1998年成為廠長,之後在2003、2004年,又見證和領導了北京手錶廠從國企到民營企業的艱難轉變。如今,他每天戴在腕上的是去年廠里隆重推出的“復刻一型表”,其原型是北京手錶廠於1958年推出的鼎鼎大名的“一型表”。
  “註釋”對談
  新京報:國企轉制的期間經歷了怎樣的困難?
  苗洪波:開始轉制的2003年正好是“非典”,廣東是重災區,而那時我們的產品是先賣到廣東,由廣東那邊裝表完畢再發往全世界,於是那會兒沒有市場,做產品只能做庫存。同時國企改製本身也要解決很多問題。我們就控制現金流,“忍著別死掉”。同時也考慮著再次推出陀飛輪表的事情,因為轉制後想要在市場中活下來,就必須要有吸引消費者的產品。2004年我們變成了100%的民營企業,第一批北京牌的高複雜腕表也走向市場。
  新京報:十年下來北京手錶廠發生了哪些變化?
  苗洪波:可以說是翻天覆地的變化,我們的基礎機芯、高複雜機芯等共做了六大系列,產品工藝和設計都豐富起來,嘗試做了有二三百款新產品,其中有幾十款受到了消費者的喜愛,重新把北表的品牌從沙子里刨出來,重新打磨。我們也有信心了,因為原來北表已經退化成一個機芯廠了,這十年內至少又變得像個手錶廠了。
  新京報:如今融入高複雜金雕、琺琅工藝的高級定製腕表也是北京手錶廠的重要成就與發展方向,這系列產品所占比重是怎樣的?
  苗洪波:我們的產品結構就像一個金字塔,高端定製腕表只是塔尖的一小部分,它對提升品牌形象、提升工廠技術水平有幫助,對單隻手錶利潤有幫助,但對手錶營業額的奉獻很少,不是我們的主營業務。
  新京報:北京手錶的很多表款都與中國傳統文化聯繫緊密,是有意為之嗎?
  苗洪波:我們確實是行業中最早做中國題材的,早期的“游龍戲鳳”,“蝶戀花”都有特別濃的中國文化味道,那時候這樣做的品牌不多,也有人質疑我們是否太出風頭了,但很多時候是受到工藝的影響,比如說蘇繡用到手錶上,修飾的手法和師傅擅長的題材肯定是中國民俗的。
  現在的思路是,普通跑量產品上要強調共性,不要過分標新立異。“共性”在很多國家民族那裡的眼光是趨於一致的,就是市場上比較暢銷的、瑞士為代表的一些設計,過分強調中國文化題材、刻意地去做,不一定合適。但是作品級別的產品,我們確實在中國文化方面的探討多一些,畢竟你的骨子裡就有這些東西。  (原標題:國表品牌十年蛻變)
創作者介紹

逼得太緊

mc40mco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